阜阳市站 免费发布槽型传感器原理信息

蒙哥马利

2019年10月17日 01:09 信息编号:XOTU2ODM3MDk2 我要留言
  • 买卖 plc位移传感器
  • 658元
  • 商家/经纪人
  • 出租
  • 巴元槐
  • 18323222242
  • 西昌市钥及康高压贴片电容设备公司
蒙哥马利收录查询:百度 搜狗 360   分享更易传播
详情介绍

蒙哥马利   “强儿,我听说上高中不迁户口,N中是好学校,可是不迁户口啊。”玉儿好心提醒。  “强儿,你听妈妈说啊,上了高中不考大学就白上了,不像中专还能学个专业,以后就算不分配工作,也可自己找工作。”玉儿顿了顿,又苦口婆心地说:“再说,我听人家说女孩子上高中后,现在成绩好的,不一定以后成绩好,你到时万一考不上大学怎么办?你爸妈不是有钱的爸妈,没钱买给你上啊。”  “强儿,你要看看自己家庭情况,有个中专文凭够用了,大学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找工作。有本事都找到工作,没本事上了大学也找不到工作。”玉儿继续劝说。 

  换句话说,她晨跑、早读课缺席属于走后门的,而她怕影响不好,也没跟同学们提自己请假的事,以免大家说搞特殊之类的。班上的同学知道她因为精力差,没过来上早读课,一个个心照不宣地自发地帮她打掩护。  顾强站在讲台前,感到心虚。面对秦正君,她没有做好班长的带头作用,而他还如此通融地批了自己的假。面对同学们,她作为他们的班长,弄这么个特殊,现在还站在讲台前,跟大家说纪律,真心感到心虚,上个月考勤,她可是旷课第一人。  “哦,谢谢老师。”顾强接过信瞥了眼,随手夹到秦正君刚才给她的一本英语书虫中,“那,老师,您还有事么?”  秦正君坐在工位上,望着顾强离去的身影,心里莫名地泛起一阵烦躁,他轻轻摇了摇头,拿起笔开始批改作业,翻开学生作业本,望了片刻,愣了愣,起身,捧着那叠作业本向初一一班教室走去。  初一一班教室里,顾强发完试卷刚在自己座位坐下,秦正君就抱着一叠作业进来了,淡淡地说:“大家把刚发下的模拟试卷尽快做一下,明天英语课上我们讲试卷。”就在讲台前坐下批改作业了。  

   “不了,我回宿舍洗。”顾强微笑着摇了摇头,就直奔宿舍,到宿舍后,打了水冲洗后,换了身衣服,就去教室上晚自修去了。  夏蕾、赵雪两人一见顾强过来,就准备八卦,顾强很有先见之明地立即堵住她俩的嘴,淡淡地丢了句:“你们要是不想坑我的话,就收起你们的好奇心,让我赶紧把作业做做。”然后就在她们俩欲言又止地注视下,拿出作业本奋笔疾书起来。  “抓紧时间做,下节课我们讲。”秦正君冷冷地丢了一句,就在讲台前坐下,批改作业。讲台下的同学们,承受着诡异的气氛,忐忑地做着作业。顾强向来是迟钝的,她自然也察觉不到什么不对,正争分夺秒地做作业呢!作业好多啊,得加把劲了。  “你这个矛盾啊,师范学院与N中?”顾正国有点理解不了,他望着顾强,口中嘀咕。  “那强儿,你想上什么啊?”玉儿一下子就抓住了关键。本来还佩服妈妈一下就抓住问题关键的顾强,还没来得及说话。玉儿接着又自顾自地分析起来:“你应该是想上师范学院吧,不然你也不用再参加中考了。”  “这个,妈妈,”顾强迟疑了下,说:“妈妈,其实,我比较想上N中。提前考试结束后两个多星期成绩才出来,录取通知书是三个星期后寄到我们学校的,中考报名那会儿,我还没收到录取通知书。我之后报名参加中考,也是防止没有考中就给自己留了个退路。” 

  “嗨,快一点半了,顾强怎么还没来?”李飞抄完一版又走过来,见顾强还没到,开口道。  “李飞,你说我们班主任今天是怎么回事啊?他怎么又让顾强抄黑板啦?”赵雪撇了撇嘴,又说:“他这段时间不是一直让英语课代表抄的吗?”  “嗨,不会是,发现顾强的事了吧?”夏蕾微微蹙眉,“我们班的同学可都是有默契的,大家都帮忙打掩护了,怎么曝光的?”  “也是,这些交给你们两个了,我去看看顾强。”赵雪看了下手表,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接下来的几天,早读课、晚自修,各科老师无论谁值班都会全程留在教室里,对此同学们有了默契似的,老师在的话如果是让大家自由学习,只要该科目作业没有做完,就会优先做该科目的作业。  顾强不到十点时,做完当天的作业,收拾好课桌就直接回宿舍了。回到宿舍后,只见早回来的室友,一个个坐在自己的床上奋笔疾书。跟室友打了个招呼,洗漱一番就爬上自己的床铺。  宿舍里一片沙沙的写字声,还有偶书的声音,顾强睡不着就拿出一本课外书半躺着看起来,看了一刻钟左右,她收起课外书,拿出那本软面抄,在上面写道:“我们为什么上学?”  

   暑假的气候是闷热的,村民们习惯午休避暑,也只是乘早晚凉去地里务农。顾强午睡醒来,没有立即起床,她安静地躺着,脑海里回想着近几日的变故。爸妈得知她想上N中时,起先的反应是她脑子进水的,暴跳如雷地想把她骂醒,之后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苦口婆心地劝说,如今是以退为进地让她自己抉择。  顾强忍不住苦笑。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违背爸妈的意愿吧,一直以来,人前的她都是随和、顺从、毫无主见的,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个听话的乖宝宝。其实,顾强只是把自己的意愿悄悄藏起来了,不触及她的底线时,她自然是很好说话的。 

  “好嘞。”顾强乐呵呵地应了声,走过去坐下,埋头就做起来。爷孙两人坐在同一张桌上,一个办公一个写作业,那画风看着很和谐。  “谢谢。”顾强甜甜地说了声,接过笔就又埋头做起来,顾志军扫了眼顾强的作业本,心里想道:“强儿做作业的速度挺快的,一个小时就用了一支笔。”  顾强放下手中的笔,翻了翻寒假作业本,心里暗道:“今天就做这么多吧。”这么想着就合起作业本,起身活动了一下四肢,“爷爷,你还有多少?”  “差不多了。”顾志军应了声,“你笔又用完了?”  “我说小雪同学,你也太八啦,好好做作业成不?实在不行,夏蕾我们换个座位,你们俩慢慢八。”顾强说着就拿起作业本走到夏蕾座位旁示意与她更换座位。   夏蕾乐颠颠坐到顾强座位上,轻声与赵雪八卦起那位小帅哥,顾强默默地抚了抚额头,在夏蕾座位坐下后就埋头做作业。直到第一堂课结束,顾强同学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做作业的状态下,迅速将数理两门课的作业解决完毕。  第二堂课,顾强开始做化学与英语作业,后面的两位还在低声讨论着强儿与她的帅哥,突然窗户旁的同学发了暗号,“老师到!”。夏蕾见状迅速起身与顾强交换位置,两人刚换好座位后,秦正君拿着一叠作业本走进教室,他进来后就向顾强他们这边扫视了一眼就在讲台前坐下,批改作业。  

   顾强的家人这次可是在村里大大长脸了,顾强因此也获得了家人更多的宠爱。最明显的反应是,顾强待内屋看书的时候,家人很少喊她出来干活了。事后,顾强在她的软面抄上写道:“只有自己足够优秀才会有贵人相助。”  顾强小升初成绩出来后,可谓是扬名千里了。家里人高兴,她父母的兄弟姐妹们,也就是顾强的舅舅、阿姨、姑姑们约了个日子聚一起。  那天,顾强脸上一直是招牌式的微笑,嘴里更是甜甜地喊着:“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舅舅、舅妈、姑姑、姑父、阿姨、姨夫……”的,乖巧地人前人后地帮着拣拣菜、扫扫地什么的。  “正国,你真行,在那里晃来晃去,转过来一支烟转过去一支烟,就不知道要做什么。”玉儿一边煮猪肉一边说。  “弄好了啊。”玉儿把肉盛出来放篮子里又放了瓶酒进去用方巾遮住递给顾正国叮嘱道:“路上别耽搁,拜好了就回来。”  顾正国拉了拉方巾,提着篮子出门去庙里拜佛去了。家里顾强贴好对联后,就给玉儿打下手,洗菜、洗碗、烧火什么的。待顾正国回到家,一家人就坐下来吃团圆饭,饭后洗漱完毕后顾强回到自己房间。  顾强关好门,躺在床上听着窗外的爆竹声,心里不禁感慨道:“中国年,爆竹声,道贺声,大吃大喝。一夜爆竹声根本没有办法休息,弄得到处是爆竹灰,第二天按传统还不让打扫,一大早起来见个人就是恭喜发财之类的祝贺话,然后就是撑开肚子大吃大喝。真不知道这么闹几天除了身心疲惫外还有什么?” 

  “听说是小粉的哥哥见夏永辉今年开学没有去报到,你想啊,小粉的娘家哥哥那是出了名的精明啊,悄悄打探了一下得知是夏永辉那孩子调皮不上学了,他就侧面探了下夏家口风。”那妇女砸吧着嘴说。  “谁说不是呢?一听说人家孩子不上学了,立马想着给自家的外甥女钱来弟说媒去了。谁能有他那速度啊。”妇女撇了撇嘴。  “这都高三了,可那孩子死活不上,家里能有什么办法,现在孩子可调皮,无法无天啊。说个什就是什。不上学当然是给他找个媳妇,好让孩子定定性。钱来弟比他小个三岁,是个初中生倒也合适。”  顾强抿了抿嘴,开吃,闷闷夹了几口菜吃下后,没话找话地说:“对了,老师,你借我的几本书,都挺好看的。呵呵,就是我词汇量不够,看得慢了些。呵呵。”  “老师,你上师范前,是不是不看闲书啊?嗯,我指的是与学习没有直接关系的书。”顾强有些好奇地问。    “我小学、初中那会儿,就忙着学习了,顾不上了。”秦正君呵呵笑了笑,“我中考的时候选择的是五年制大专,没上高中。”  “谈不上后悔不后悔的,那时候的眼界也看不了那么远。师范毕业后,可以直接分配到学校里做教师,感觉挺好的。要是上高中的话,还得承受三年后的高考压力,再说我家经济条件也不是很优越,早点毕业出来工作也能减轻家里负担。”  

蒙哥马利-信息图片

蒙哥马利简介

索嘉姿

发布时间:2019年10月17日 01:09
信用记录